当前位置:首页 > 综艺 >

求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七期开头的插曲 |《忘不了餐厅》豆瓣评分高达9.5,国产综艺的“情感化”探索

发布时间:2019-05-12 23:09:21

《忘不了餐厅》豆瓣评分高达9.5,国产综艺的“情感化”探索

《忘不了餐厅》豆瓣评分高达9.5,国产综艺的“情感化”探索

以社会性情感话题代替高投入和大制作,一方面自带流量和认知度,引发大众共鸣,承担都市伦理剧的功能。另一方面,这种“低成本、弱星光、体量灵活”的腰部节目,在为综艺的生存探索更多可能性。

作者 | 刘春超

编辑 | 申学舟

“最怕妈妈变老,因为妈妈在我心里一直那么年轻……我害怕妈妈忘记我。”

镜头前的客人说到一半,还是忍不住流下泪。她带着患有阿兹海默症的妈妈来到“忘不了餐厅”,这里由5位同样患有阿兹海默症的老人经营,他们能够在心智锻炼、社会交往方面给出切身建议,而他们积极开朗的生活态度,也对其他患病的老人产生极大鼓舞。

这个“泪点”出现在《忘不了餐厅》第二期。作为聚焦认知障碍的纪实观察类综艺,《忘不了餐厅》试图通过聚焦患有阿兹海默症的老人经营餐厅的过程,激发大众对于阿兹海默症以及老年群体的关注。节目一经上线就迅速引发讨论,豆瓣评分高达9.5,有评论道,“关注这些老人就是关注自己,因为我也会老。”

《忘不了餐厅》豆瓣评分高达9.5,国产综艺的“情感化”探索

这不是第一次将情感共鸣和社会反思糅为一体的尝试。在过去两年内,从《妻子的浪漫旅行》、《幸福三重奏》,到《我家那小子/闺女》、《女儿们的男朋友》、《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我最爱的女人们》等,数档情感类综艺在各大平台上线。这些综艺以实景观察或半纪实式的拍摄手法,试图通过对亲情、爱情、婚姻等强关系的撬动来触达大众内心幽微之处,激发广泛的共鸣与社会性思考。

对于中国综艺市场来说,这或许意味着新局面正在打开。距2013年《爸爸去哪儿》引发的综艺强震已经过去6年,在爆发与混战中,国产综艺逐渐陷入瓶颈:美式强竞技类令人审美疲劳;一比一照搬韩综的节目在水土不服中声量减弱;政策的变化在压缩某些类型化综艺的生存空间;而除了出口版权的《这!就是灌篮》外,本土原创综艺迟迟未能破茧成蝶。

在这种情况下,腾讯、芒果TV为代表的网络视频平台在逐渐摸索一条“低模式创新”之路——借鉴观察、旅行、经营等场景模具,在其中灌入中式亲情、爱情、职场焦虑等极具本土色彩的情感元素,并在情感的自然发酵中提炼出社会性的议题和故事。这类“中国式情感综艺”对标的受众不再是特定兴趣人群,而是具有普通生活经验的大众。

在内容层面,“低模式创新”试图在泛滥的舞台表演节目和冲突性真人秀中找到一条出路,重要的是对内容调性的探索和把握——执着于讲好“本土故事”已经成为文娱内容生产的生存法则,在影视、游戏等领域的成功案例已不鲜见,“中国式情感综艺”可以被看作是这一法则在综艺端的展现。

在商业层面,“中国式情感综艺”通过对日常情感和社会议题的深入呈现,一方面突破题材类型限制,最大程度地拓宽受众;另一方面,也让制作团队从烧钱竞争的模式中跳脱出来,摆脱大IP、大流量,既让团队能够压缩成本,同时也能吸引更多广告商的投资,为综艺的生存探索更多可能。

整体而言,面对资本低迷、头部产品强敌环伺的大环境,这种“低模式创新”,成为长视频平台在综艺领域突出重围的重要尝试。

01 | 撬动大众情感的支点

“单亲的我特别理解她(张晔子),对父亲,想亲近但不知道怎么亲近,他好像也没有意愿要亲近我,只能这么过了。”在《女儿们的男朋友》播出后,豆瓣网友Olivia如此评论道。在这档父女观察类节目中,张晔子的经历极具典型性——父亲张潮缺席了自己大部分的成长,父女之间的沟通几乎陷入停滞。

《忘不了餐厅》豆瓣评分高达9.5,国产综艺的“情感化”探索

其余3对父女也代表了不同的家庭状态:秦沛的宽容开明、黄日华的无限宠溺、范志毅的内敛含蓄……父亲们迥异的性格和教育观念,都在各自女儿的性格上留下痕迹。

对于“中国式情感类综艺”来说,嘉宾样本的选择非常重要。首先,要具备差异化,才能尽可能地覆盖更广泛人群状态;其次,要具备足够的典型性,才能真正引发观看者的共鸣。企鹅影视天马工作室总监、《女儿们的男朋友》节目监制李笑曾透露:“对于每一组嘉宾的寻找和筛选,我们一定要选择有差异化的,这样才会多样,让大家看到所谓的个性、特色,有不同的情感带入和情感投射。”

这种差异化体现在年龄、地域、生活状态等各个方面。《幸福三重奏》邀请的三对夫妻,分别代表了新婚、七年之痒、老夫老妻三个婚姻阶段;而芒果最新推出的聚焦婆媳关系的《我最爱的女人们》,嘉宾的选择覆盖了新婚夫妇、姐弟恋、港女内嫁等类型。

在挑选嘉宾之外,节目的情感落点也需要经过“精准计算”。这些节目无一例外以一种鲜明的情感关系为主导:《我家那小子》、《女儿们的男朋友》以代际关系为切入点,《妻子的浪漫旅行》与《从幸福三重奏》以婚姻为主题,《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则主打“朋友是自己选择的家人”这类友情向议题。

以这种情感关系为支点,嘉宾的整个社交面得到了整体性的辐射,数种情感关系交织出现,铺设出足够的情感厚度和信息容量:亲子类综艺伴随着“催婚”主题,让代际隔阂与择偶观念产生碰撞;而《我最爱的女人们》将夫妻情、母子情,以及具有天然戏剧冲突的“婆媳情”放置在同一空间,编织亲密关系的修罗场。

对于亲密关系的碰撞揉捏,让大量围绕着婚姻经营、代际冲突、原生家庭、个体成长类的话题迸发出来。这些话题暗合了当下社会的情感焦虑,因此得到大范围传播。

《我家那小子》第一季中朱雨辰母亲展现出强烈的控制欲,相关讨论在豆瓣、知乎上盖起了层层高楼,许多网友在话题中分享强权父母带来高压生活;而《我家那闺女》第二季对独居女性的关注也引发了大量关于女性独立的讨论,节目中papi酱与焦俊艳关于人生排序的谈话,被评价为“终于说出了年轻人真正的想法”。

《忘不了餐厅》豆瓣评分高达9.5,国产综艺的“情感化”探索

在这些场景之中,明星和艺人最大程度褪去了光环,成为普通人生活经验的样本。包文婧在夫妻关系中的患得患失,乔欣和经纪人面临事业瓶颈的迷茫,大小S和阿雅、范晓萱之间打打闹闹的闺蜜情等均是如此。

节目衍生的话题都极具中国特色,不仅引发大范围内的代入和共鸣,同时对普通人的生活也具有一定的参照和借鉴意义,因此在社交媒体上保持着持久的时效性和活跃的讨论度,与观众产生深度的情感互动。

反过来,节目内容的创新也依赖制作方对社会情感趋势的关注。《幸福三重奏》引用《国民夫妻婚姻情感指数白皮书》的数据,“超过80%的夫妻希望和自己的另一半有两人独处时光。”;《我家那小子/闺女》迎合时下对于“原生家庭”的探讨,之后《都挺好》的火爆验证了这一话题的价值;《忘不了餐厅》以患病人群为切口进行社会关怀,这一维度在电影领域已有《我不是药神》成功在前。

因此,在内容创作层面,向“家长里短”靠拢无疑是一种便捷省力的“低模式创新”——大众话题自带流量和认知度,减轻了题材原创的压力,具媒体属性的平台具有先发优势。在这个层面来讲,这类综艺正在承担从前都市伦理剧的功能。

但值得注意的是,掌握情绪痛点并不直接导向优秀内容生产,价值观领域向来是内容创作的“高风险地带”——不止一档亲子观察节目因“催婚内容”过多引发反感,把握分寸需要对社会情绪的精准洞察,一味制造和贩卖焦虑并非上策。

02 | 远离剧本和舞台的尝试

对于《我和我的经纪人》所有内容的真实性,杨天真曾表态:“但凡拍了都是真的,360度可能只有20度能放出来,但是20度没有一分一毫是假的。”

对于“真实感”的强调逐渐成为综艺参与者与制作方的一致口径。《我和我的经纪人》采用“半记录式”的拍摄手法,《忘不了餐厅》强调“不影响、不打扰、没有人设、没有剧本”的拍摄原则——在制作层面,这批“中国式情感综艺”正在努力抛弃强戏剧化的痕迹。

但在前几年,“撕逼吸睛”、“冲突引流”还是国产综艺的经典套路,这类运作主要依靠冲突性的剧本设置、颠倒事件顺序的剪辑,以及超出预料的突发事件来制造悬念和噱头。在2017年,综艺的戏剧化达到巅峰,《花儿与少年》第二季、《演员的诞生》、《中国有嘻哈》三档节目都因为强冲突性在社交媒体上产生了爆炸级别的讨论度。

观众在迅速成长——“剧本”、“人设”、“洗白”和“恶意剪辑”成为常识,猎奇的热情消散后,“噱头性冲突”在情感价值上的贫瘠逐渐显露。一方面,种种狗血的桥段和突发事件带有强烈的套路化和复刻感,观众很难在其中产生真正的情感共鸣;另一方面,人为制造的矛盾在社交媒体上也缺乏深度讨论的空间。

《忘不了餐厅》豆瓣评分高达9.5,国产综艺的“情感化”探索

袁立抨击《演员的诞生》节目组恶意剪辑

除“冲突性真人秀”之外,陷入困境的还有表演类综艺。作为强内容性节目,表演类综艺承接的是“晚会逻辑”,扮演着刷新视听体验的角色,它的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