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惜意绵绵 回家啦番外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发布时间:2019-02-11 18:13:38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大年初二,春节档影片就在网上出了高清版本资源。有人以“一元一部三元打包”的价格叫卖,也有人在微信和QQ群携资源“拜年”。10日@国家版权局 声明,对严重的侵权盗版分子,将移交公安部门采取刑事手段予以严厉打击。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注意!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 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来源:人民日报 ​​​​


惜意绵绵 回家啦番外

番外——回家啦 北京的春天似乎有点姗姗来迟,都正月十五了,感觉还是冷.车子一路驶来,两侧的国槐也还是光秃秃的.年还是在医院过的,她有点讶异地问他为什么不回家过年,他说过年时正是老头忙得要紧的时候,他有记忆以来一家人过年过节基本不怎么碰头.今年的农历新年,老爷子下基层后就出国外访了,绕了欧洲一圈,这才回来了.她当然知道李汐为什么选这个时候回家,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却也是坦然.侧头看着旁边一路上闭目养神的李汐,笑了笑,只要有人拉着自己的手,前面的路有多远都无所惧怕. 终于走过了堵得一塌糊涂的长安街车龙,而后,两旁的国槐还是光秃秃的,当车子经过外门时,值班的士兵立得挺直地敬礼,她的手不自然地颤了一下.李汐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她安慰式的露了个笑容,他嗤地一声揶揄她说,“我怎么觉得你有种丑媳妇终须见家翁的无奈……” 她愤愤不平地反驳他,“我哪里丑啦?”上个星期花了大价钱去spa馆开了张卡,可心疼死她了.“明明肤若凝脂,天生丽质,人见人爱……” 他笑了笑,附和她说,“对,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他说的话轻佻,却又十分认真.她琢磨了下他话里的意思,想到“沉鱼”的典故,脸竟然有些发烫,紧张也随着一扫而空. 车很快就停下来了,湖边的柳树还是光秃秃的,只有萧索的柳条在风中飘舞,进深的平房小院周围都是参天大树.事实上李汐即使拄着拐杖也还走不了,他又是打死也不肯坐在轮椅上,刚才出院时就折腾了好一阵子,医生和她劝得口水都干了,最后还是李潮和许俊恒架着他上车的.回到家了依然是这样,只是进了门后耿世平看到李汐这模样,更是心疼得无以复加,半是心疼半是责备地说了几句,听到容意低低的一声“阿姨”,脸上缓了缓,倒也说没什么. 何永晴抱着草草进门来,看见容意小心翼翼地坐着的样子不禁笑了笑说,“今年的元宵可过得特别热闹了……”她的话还没说完,怀里的草草扭拧着身体要下地自己走.其实才一岁多,乌溜溜的大眼睛粉妆玉琢像个瓷娃娃似的,穿着开司米的粉红小裙子,粉红色的蝴蝶发夹别在乌黑的头发上,像个从童话书里走出来的公主一样.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抬头时朝着李汐笑,带着点蹒跚地跑过去李汐旁边喊,“猪猪(叔叔).”说话的声音还有点模糊,咧开嘴冲他笑,只见仅有的几颗稀疏牙齿. 李汐笑着把她抱起放到自己大腿上,亲了亲她粉嫩的脸颊问,“草草,有没有想叔叔?”抱着她亲昵的样子,显然是喜欢得不得了. 草草也不知道听明白他的意思没有,只是点头.转头看见容意时茫然地“咦”了一声,可能觉得平时满屋子都是自己熟悉的人,今天突然多了个陌生人出来觉得很奇怪.侧头鼓着腮子冥想,却还是一片茫然的表情.李汐低头附在她耳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恍然大悟地张开嘴,甜甜地冲容意叫了一声,“枕枕.”容意本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的,可看着李汐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时,脸霎那泛了红. 这一声婶婶叫的不太字正腔圆,却让所有人愣住之后哄堂大笑,连耿世平平静无澜的脸也因为这个宝贝的一句话而笑容渐起.不明所以的草草看着众人大笑,嘟着嘴挣脱了李汐的手向着大门的方向跑去,带着点小委屈奶声奶气地喊,“爸爸……”小皮鞋在地板上敲出声响来,李潮蹲□一手抱起她,宠溺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大家不是在笑她.心里却在嘀咕着,这小丫头,叫爸爸两个字花了老半天才连成串,叔叔婶婶第一次教倒说得比谁都溜. 午后李汐回房间休息了,容意则和何永晴一起在厨房帮忙打下手,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都是些大师傅,她怎么好意思班门弄斧呢.只是何永晴说怎么都得偷师学两手,她平时都忙着上班,厨房里的事哪轮得到她沾手,这次学着做元宵,倒也觉得新鲜.只是快要弄完的时候,梁秘书竟然过来对容意说,“容小姐,汐子的父亲,想和你谈一谈.”那时候容意的手上还沾着面粉,突然听到说他父亲要见她,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何永晴则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外加一个“加油”的口型.她一路跟着梁秘书走去书房,虽然还没到草木皆兵的程度,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其实梁秘书非常的和蔼,进门前还笑着安慰她说,“其实首长很好,容小姐大可不用紧张.” 她开始时的确是非常紧张的,但当见到他父亲时,那种紧张却又慢慢消弭了.她觉得李潮更像他一些,比电视上看到的更为挺拔,气势上倒没有李潮那般迫人,却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可能这就是大钟无声,大道无垠的境界了. “小容,坐.”老爷子亲切地叫她,还亲自为她倒茶,她有点受宠若惊的不自在,他倒是看在眼里了,只是不做声.过了一会儿又说,“前阵子就想和你见一面了,只是一直忙不开.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照顾汐子,辛苦了吧?” 容意摇头,轻轻说,“不辛苦.照顾他,我不觉得辛苦,也不觉得累.” “汐子打小身体就不好,家里总是紧张宠溺他,造成他性格上桀骜任性,你呆在他身边,怕是受了不少委屈吧?”他说话不急不缓,自在的淡定.见容意轻轻摇头,他又继续说,“我知道他母亲之前有找过你,或许对你有些误解,永晴也和我说过了,后来我也和他母亲深刻地谈了一...


相关推荐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