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发布时间:2018-11-29 23:14:31

《无名之辈》火了,在第一次单日票房赶超同期好莱坞电影的那天,主演之一的任素汐发微博庆祝,称这一刻跟2016年《驴得水》赶超《但丁密码》一样令人激动,并感叹着口碑时代的到来。

电影上映的12天里,关于主演任素汐和章宇演技的话题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人们惊奇为什么好演员现在才被人看到?尤其是相比于前不久刚在《我不是药神》中圈了一波粉的章宇,从“黄毛”变成“眼镜”不过四个月的时间,而任素汐从“张一曼”变成“马嘉旗”却用了两年。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这两年里,任素汐在做什么?没有继续拍戏难道是因为怀才不遇吗?

答案很简单,任素汐仍然活跃在自己热爱了十多年的话剧舞台上,偶尔出去旅旅游。所谓的怀才不遇也有,但要分怎么看。

其实在拍完《驴得水》后,找上门的片约不断只不过都被任素汐拒绝了,用她的话说“相比追求成功,更想追求卓越”。再多的剧本没有看到适合自己的角色也没用。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05级导表班的任素汐,学习的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她用大白话总结,所有角色都要包含她身体里的“种子”,“表演用到哪颗种子我就把哪颗放大,其他的收回去。”她抵触想象式地创造人物,“我只有让角色和我嵌在一起了,这个东西的可信度才高。”

演张一曼之前,任素汐特意准备了“一曼日记”来丰富观众所看不到的角色过往,将这个满口荤段子、一言不合就“睡服”的风骚女子张一曼刻画的细腻又有烟火气。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对于任素汐来说“一曼日记”是很私密的宝贝,禁不住粉丝对如何丰满角色的询问,才摘选了几篇拿出来分享。其中一篇“日记”是一曼最后一夜写给哥哥的,所以一曼疯了么?任素汐认为,无论疯癫与否,至少写这封信的时候,一曼很清醒。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那么是谁疯了?可能是时代吧。

其实,一直在追求自由的张一曼是学校中唯一能坚守住自己底线的人,对待校长提出陪睡铜匠的要求,一曼同意了,因为她要报答校长的恩情;面对裴魁山的表白一曼退缩了,因为即便她很放浪,但在真挚的感情面前还是会为自己的不纯洁自惭形秽;最后张一曼疯了,是因为被剪掉头发吗?不,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自由已经无处安放。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张一曼活的让人心疼,自杀,似乎是她最好的结局。

起初,任素汐担心自己演不好张一曼的角色,大学老师同时也是《驴得水》的导演周申开解她:“没关系,我们就是根据演员的自身性格创作人物。”

于是,任素汐本人的性格特质被加入到了张一曼这个角色中,使得这个原本可能会很风尘气的女子,变得坦诚而可爱。任素汐笑着说:“我自己分析,可能是我性格中像男孩的部分太多了,综合了这部分东西(风尘气),结果倒是好的。”

任素汐的性格丰满了张一曼这个人物,她同时也承认张一曼反过头来也影响了自己。“演了张一曼之后,我变得更敢于表达自己情感了。可能张一曼的有些特质本来也是我心里藏着的特质。她把这种特质诱导出来了,让我更好地认识自己。我觉得每一个角色都有这样的作用,能像镜子一样照到自己。”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基于从自我出发的创作模式,任素汐跟角色不是交叉关系更无法说再见,在她心中“每角色就是我自己。”

一部《驴得水》让任素汐的粉丝从四位数涨到了六位数,这是凭实力赢得的,而不得不说是,在这个过程中,周申无疑是她的伯乐。

在中戏上学的时候,任素汐读的是导演系,但表演也会一起学,因为年纪小“导不动”别人,所以总被师哥师姐拉去演戏,在一次偶然机会下,第一次接触到了舞台剧,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被师兄师姐们“扶上”了话剧舞台。

当时可能并不是因为任素汐演的有多好,更多的可能是人靠得住,再加上有些天赋吧。

因为那会周申在中戏读研,给本科生班上过一学期课,任素汐是课代表,在周申看来,任素汐从不缺课的品质的确难得,但表演也就是六七十分的合格水准。

直到一年后,恰巧周申和刘露的作品《如果·我不是我》开演时,剧中扮演妈妈的演员临时有事,周申找任素汐来替了一轮演出,“我只是觉得她是一个特别靠谱的人,我把事情托付给她,应该能完成。”任素汐演得“确实不差”。

这个不怎么看好自己的老师,能够得到他的认可似乎格外重要,有一次任素汐出演一场话剧中的小角色,那场戏演完,周申到后台给她留下一句“开窍了”。

“认可的人认可了我,特别开心,但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我哪开窍,我不是还跟以前一样吗?”现在想想,可能是“能松弛地生活在这个情境里”。

后来便有了周申钦点她主演话剧和电影《驴得水》,他们之间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亦同事彼此信赖的关系。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驴得水》话剧

一个人的性格很难从他展现出来的一隅窥探出全貌来,任素汐看着应该是一个爽朗的人,但对于陌生的环境她其实还有些打怵。

所以从舞台上走下来,要如何面对摄像机任素汐需要有一个适应的阶段,好在拍《驴得水》时一起工作的人都是舞台上的老搭档,他们有相同的艺术追求,再加上周申采用的是顺拍的模式,工作起来十分融洽。

现在任素汐更好的适应了镜头,“虽然没有舞台那么熟悉,但现在不惧怕它了,舞台与镜头都承载了我的表演,所以都是我寄居的地方。”

“沉寂”的这两年中,任素汐在期待可以媲美甚至赶超《驴得水》的剧本,然而并没有出现,在此之下,她不得不改变闭门造车的思想,更重要的是目前话剧行业并不景气,很多优秀的创作者都已经转行,遇到好本子的概率更低,如果不主动出击,哪还有机会争取到好本子?

所以今年她上了两档综艺节目,其中之一是《幻乐之城》。

任素汐童年的梦想并不是当演员,在一次采访中,她笑着说:“那会儿的梦想是做一个运送木材的女卡车司机。”大大咧咧的女孩连梦想都那么与众不同。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然而命运却不尽如人意,任素汐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得了癌症,生活的基调一下子变得拮据且晦暗。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任素汐初次提及一段往事:她偷听到父亲说自己不要化疗了,想把钱留给小女儿买钢琴。站在门口的她,手足无措,却又泪流满面。

《时光机》满足了任素汐对父亲的追念,也算是送给自己与父亲的一个礼物吧,在任素汐心中,通过影像的方式将情感记录下来,也是区别与舞台的独特魅力。

除《幻乐之城》外,任素汐参加的另一档节目是受到争议的《我就是演员》。与她同台竞技的也是实力派演员左小青,二人合演电影《一九四二》的片段。

任素汐与左小青饰演的都是母亲的角色,但因任素汐现实生活中没有当过母亲而受到了评委与观众的质疑,然而,没当过母亲真的就演不好母亲吗?

面对质疑,周申站出来在知乎上回复网友“任素汐的表演是典型的体验派,更多依靠相信、投入和下意识,而非设计和拿捏。她在上台前也会梳理自己的逻辑,明确上场任务并让自己进入相应的情绪,但上场之后她就会生活在场上,会像生活中的人一样不断接受新的事实,产生新的情绪和任务,于是节奏会紧凑并富有变化,而这绝不是预先设计或者边演边跳出来控制拿捏所能达到的。”

节目给演员的准备时间不多,对于角色“花枝”,任素汐的取材对象是自己的母亲,记忆中母亲是如何对待自己的,那么自己就是怎么落到角色上的。

有人评价,“任素汐饰演的母亲就像是乡下母亲,对待孩子粗手粗脚但不能说不爱孩子,左小青饰演的母亲就是城镇母亲,对待孩子很精细但也不一定是娇生惯养,两种母亲没有对错,更没必要放在一起比较。”

的确,表演同样不是拿来做比较的,任素汐也是这样认为,但她之所以上《我就是演员》有自己不得已的理由,听起来似乎有些苦涩:

“其实我为什么要来,我看到很多好剧本,但他们不来找我,但我在想我其实演得很好,所以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我可以演得很好,你们可以信任我。”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听到这里徐峥感慨:“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是啊,《无名之辈》让任素汐不再是无名之辈,徐峥怕是也想不到自己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吧,属于好演员的春天真的来了。

影片中任素汐饰演了高位截瘫的马嘉旗,又赚走了观众一波眼泪。

在马嘉旗身上,有对生活的憎恶,失去尊严的自卑,但真正让观众感动的却是她与自己的和解,与哥哥的和解,因为眼镜让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所以在我看来马嘉旗更像名为“活着”带有力量色彩的符号,也是她为什么光靠一张嘴骂人就能让观众落泪的原因。

也许是对待流量演员,观众的忍耐已经到达临界点,所以当出现演技派出现时,无论是观众还是媒体,无一不为之振奋。

蜂拥而至的赞美稿堆砌下,粉丝担心任素汐会“飘起来”会被“捧杀”。

面对过誉,任素汐没有和宣传团队沟通直接在凌晨五点发了一段长文,否定了600场《驴得水》的话剧演出和1500个耳光如此辉煌的数字,可见这些话憋在她心里很久了。

任素汐:一个有嚼头儿的演员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