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闻趣事 >

人血馒头的隐喻 鲁迅的人血馒头,怎么吃?

发布时间:2019-04-14 00:07:05

1、鲁迅的人血馒头,怎么吃?



鲁迅小说《药》 《药》写于1919年4月,作品通过对茶馆主人华老栓夫妇为儿子小栓买人血馒头治病的故事,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镇压革命,愚弄人民的罪行,颂扬了革命者夏瑜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批判了辛亥革命脱离群众的历史错误.作品以华老栓夫妇给儿子治病为明线,以革命者夏瑜被反动派杀害为明线,两线交织,结构故事. 原文 一 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清白的光. “小栓的爹,你就去么?”是一个老女人的声音.里边的小屋子里,也发出一阵咳嗽. “唔.”老栓一面听,一面应,一面扣上衣服;伸手过去说,“你给我罢.” 华大妈在枕头底下掏了半天,掏出一包洋钱⑵,交给老栓,老栓接了,抖抖的装入衣袋,又在外面按了两下;便点上灯笼,吹熄灯盏,走向里屋子去了.那屋子里面,正在悉悉卒卒的响,接着便是一通咳嗽.老栓候他平静下去,才低声的叫道,“小栓……你不要起来.……店么?你娘会安排的.” 老栓听得儿子不再说话,料他安心睡了;便出了门,走到街上.街上黑沉沉的一无所有,只有一条灰白的路,看得分明.灯光照着他的两脚,一前一后的走.有时也遇到几只狗,可是一只也没有叫.天气比屋子里冷的多了;老栓倒觉爽快,仿佛一旦变了少年,得了神通,有给人生命的本领似的,跨步格外高远.而且路也越走越分明,天也愈走愈亮了. 老栓正在专心走路,忽然吃了一惊,远远里看见一条丁字街,明明白白横着.他便退了几步,寻到一家关着门的铺子,蹩进檐下,靠门立住了.好一会,身上觉得有些发冷. “哼,老头子.” “倒高兴……” 老栓又吃一惊,睁眼看时,几个人从他面前过去了.一个还回头看他,样子不甚分明,但很像久饿的人见了食物一般,眼里闪出一种攫取的光.老栓看看灯笼,已经熄了.按一按衣袋,硬硬的还在.仰起头两面一望,只见许多古怪的人,三三两两,鬼似的在那里徘徊;定睛再看,却也看不出什么别的奇怪. 没有多久,又见几个兵,在那边走动;衣服前后的一个大白圆圈,远地里也看得清楚,走过面前的,并且看出号衣⑶上暗红的镶边.——一阵脚步声响,一眨眼,已经拥过了一大簇人.那三三两两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向前赶;将到丁字街口,便突然立住,蔟成一个半圆. 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 “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个浑身黑色的人,站在老栓面前,眼光正像两把刀,刺得老栓缩小了一半.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⑷,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老栓慌忙摸出洋钱,抖抖的想交给他,却又不敢去接他的东西.那人便焦急起来,嚷道,“怕什么?怎的不拿!”老栓还踌躇着;黑的人便抢过灯笼,一把扯下纸罩,裹了馒头,塞给老栓;一手抓过洋钱,捏一捏,转身去了.嘴里哼着说,“这老东西……” “这给谁治病的呀?”老栓也似乎听得有人问他,但他并不答应;他的精神,现在只在一个包上,仿佛抱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别的事情,都已置之度外了.他现在要将这包里的新的生命,移植到他家里,收获许多幸福.太阳也出来了;在他面前,显出一条大道,直到他家中,后面也照见丁子街头破匾上“古某亭某”这四个黯淡的金字. 二 老栓走到家,店面早经收拾干净,一排一排的茶桌,滑溜溜的发光.但是没有客人;只有小栓坐在里排的桌前吃饭,大粒的汗,从额上滚下,夹袄也帖住了脊心,两块肩胛骨高高凸出,印成一个阳文的“八”字.老栓见这样子,不免皱一皱展开的眉心.他的女人,从灶下急急走出,睁着眼睛,嘴唇有些发抖. “得了么?” “得了.” 两个人一齐走进灶下,商量了一会;华大妈便出去了,不多时,拿着一片老荷叶回来,摊在桌上.老栓也打开灯笼罩,用荷叶重新包了那红的馒头.小栓也吃完饭,他的母亲慌忙说: “小栓——你坐着,不要到这里来.” 一面整顿了灶火,老栓便把一个碧绿的包,一个红红白白的破灯笼,一同塞在灶里;一阵红黑的火焰过去时,店屋里散满了一种奇怪的香味. “好香!你们吃什么点心呀?”这是驼背五少爷到了.这人每天总在茶馆里过日,来得最早,去得最迟,此时恰恰蹩到临街的壁角的桌边,便坐下问话,然而没有人答应他.“炒米粥么?”仍然没有人应.老栓匆匆走出,给他泡上茶. “小栓进来罢!”华大妈叫小栓进了里面的屋子,中间放好一条凳,小栓坐了.他的母亲端过一碟乌黑的圆东西,轻轻说: “吃下去罢,——病便好了.” 小栓撮起这黑东西,看了一会,似乎拿着自己的性命一般,心里说不出的奇怪.十分小心的拗开了,焦皮里面窜出一道白气,白气散了,是两半个白面的馒头. ——不多工夫,已经全在肚里了,却全忘了什么味;前面只剩下一张空盘.他的旁边,一面立着他的父亲,一面立着他。

2、鲁迅的人血馒头,怎么吃



只要是馒头,对胃不好的人都可以吃. 馒头,又称之为馍、馍馍(在山西方言、陕西西府方言、闽方言,河南、江苏北部、安徽北部、山东中、西部有此称呼,馍字是后造字,有人认为馍字来源于馒字在早先晋语的读音.关中、中原等地称之为馍),中国汉族传统面食之一,一种用面粉发酵蒸成的食品,形圆而隆起.本有馅,后称无馅的为馒头,有馅的为包子.通常人们选择馒头来作为主食. 据传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发明.《三国演义》中讲述诸葛亮七擒孟获,平定南蛮之后,过江受战死冤魂之阻.诸葛亮面对此景心急如焚,想来想去只好祭奠河神,求神降福惩魔,保佑生灵,诸葛亮不忍用人头祭祀,而发明馒头为替代品.于是命杀牛宰猪,包成面团,投于水中以示供奉.后来民间习此风俗.这大概是“馒头”的起源.“馒”通“蛮”,“馒头”即意为“蛮头”.馒头把面粉加水、糖等调匀,发酵后蒸熟而成的食品,成品外形为半球形或长条.在江南地区,在制作时加入肉、菜、豆蓉等馅料的此类面食都通通叫做馒头,而无馅的馒头叫白馒头.味道可口松软,营养丰富,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主食之一.中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口味不同,作法各异,由此发展出了各式各样的馒头,如白面馒头,玉米。

3、鲁迅,人血馒头课文原文?



原文:一(老栓买药)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小栓的爹,你就去么?”是一个老女人的声音.里边的小屋子里,也发出一阵咳嗽.“唔.”老栓一面听,一面应,一面扣上衣服;伸手过去说,“你给我罢”.华大妈在枕头底下掏了半天,掏出一包洋钱,交给老栓,老栓接了,抖抖的装入衣袋,又在外面按了两下;便点上灯笼,吹熄灯盏,走向里屋子去了.那屋子里面,正在悉悉窣窣的响,接着便是一通咳嗽.老栓候他平静下去,才低低的叫道,“小栓……你不要起来.……店么?你娘会安排的”.老栓听得儿子不再说话,料他安心睡了;便出了门,走到街上.街上黑沉沉的一无所有,只有一条灰白的路,看得分明.灯光照着他的两脚,一前一后的走.有时也遇到几只狗,可是一只也没有叫.天气比屋子里冷多了;老栓倒觉爽快,仿佛一旦变了少年,得了神通,有给人生命的本领似的,跨步格外高远.而且路也愈走愈分明,天也愈走愈亮了.老栓正在专心走路,忽然吃了一惊,远远里看见一条丁字街,明明白白横着.他便退了几步,寻到一家关着门的铺子,蹩进檐下,靠门立住了.好一会,身上觉得有些发冷.“哼,老头子”.“倒高兴……”老栓又吃一惊,睁眼看时,几个人从他面前过去了.一个还回头看他,样子不甚分明,但很像久饿的人见了食物一般,眼里闪出一种攫取的光.老栓看看灯笼,已经熄了.按一按衣袋,硬硬的还在.仰起头两面一望,只见许多古怪的人,三三两两,鬼似的在那里徘徊;定睛再看,却也看不出什么别的奇怪.没有多久,又见几个兵,在那边走动;衣服前后的一个大白圆圈,远地里也看得清楚,走过面前的,并且看出号衣上暗红的镶边.——一阵脚步声响,一眨眼,已经拥过了一大簇人.那三三两两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向前进;将到丁字街口,便突然立住,簇成一个半圆.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个浑身黑色的人,站在老栓面前,眼光正像两把刀,刺得老栓缩小了一半.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老栓慌忙摸出洋钱,抖抖的想交给他,却又不敢去接他的东西.那人便焦急起来,嚷道,“怕什么?怎的不拿!”老栓还踌躇着;黑的人便抢过灯笼,一把扯下纸罩,裹了馒头,塞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