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艺 >

随忆箫子渊第一次在哪 随忆萧子渊

发布时间:2019-03-05 03:24:12

1、随忆箫子渊第一次在哪

随忆所在的医院组织春游,萧大公仆日理万机没时间参加,于是随忆携爱子出席。萧家小宝贝长得粉雕玉琢,医院里的叔叔阿姨都很喜欢他,萧家小宝贝也不怯场,叔叔阿姨挨个甜甜的叫了一遍,连随忆几个同事家的小萝莉都没放过。

中途因为小家伙太闹腾被随忆训斥了两句,谁知小家伙男子汉的自尊心受不了了,回家的路上一直闷闷不乐。萧子渊刚回到家就看到以前活力四射的儿子蔫了一样的乖乖坐在沙发上抱着小玩偶在看动画片。他边奇怪边进了厨房去看随忆。

从厨房出来的萧子渊直接抱起萧家小宝贝进了书房,不知道萧子渊和他说了什么。萧家小宝贝从书房出来以后就去找妈妈道歉。

“妈妈,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可以在家里教训我,但是在外面要给我留面子的。”

“嗯,是啊。”随忆慢条斯理的摆着碗筷。小家伙小巧精致的五官皱成一团,满脸为难的开口,“那您今天为什么在野炊的时候训我,那也是在外面啊。”

“哦”,随忆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着儿子微微一笑,“男子汉,四海为家。”

然后……然后萧家小宝贝一汪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萧子渊,萧子渊转过头去爆笑出声。

妖女撑着图纸一脸得意的冲乔裕指点江山,“怎么样,别出心裁吧?将来我会带着我的图纸亲自去工地上指挥工人干活,一块砖一块瓦的把我的梦想变成现实!”

一次三宝又在班级的群里共享种子,一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蹦出来一句话。

此话一出,谁与争锋,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一时间无人应答,几秒后才有人回复。

不耐烦间一歪头看到旁边教室里坐着的一个男生,和她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

那天的天气很好,好到若干年后她都记忆深刻,那天的阳光特别明媚,明媚懂啊刺目,那天的他坐在一团阳光里,温情帅气的像个王子,那样动人心弦,那一刻她的心都是软的。

再见他,却是在学生会的面试上。他坐在她对面,还未开口便被她硬生生的打断。

某周末上午,人民公仆萧子渊为了陪夫人特地在家办公,在书房看了会儿文件,就看到随忆走了进来,站在他旁边睁着无辜的大眼镜看他。

随忆乖乖的坐着,揽上萧子渊的脖子,笑嘻嘻的开口,“老公,我怀孕了!”

萧子渊的视线依旧停留着文件上,还顺手翻了个页,神色淡然心不在焉的回答,“嗯。”

随忆皱眉,“我怀孕了你不高兴吗?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不喜欢我们的宝宝吗?”

萧子渊一脸无奈的去抚随忆的脸,“老婆,你下个月就生了,难道我还要装惊喜吗?”

那天,天很蓝,风很轻,花很香,金色的阳光撒进教室,绰约而又温柔,他们并排坐在物理竞赛的考场上,微风吹起她的长发,轻滑。

不知何时,男孩子和女孩子双双趴在桌上睡着了,一样的姿势,同一个方向,调皮的随风翻动的试卷上写满了数字和公式。

年轻的老师本想去制止,可是面对面容精致的男孩子和乖巧恬静的女孩子,他忽然有些不忍心,只能象征性的提醒一下。

男孩子和女孩子似乎被惊醒,茫然的抬头去看监考老师,然后齐刷刷的换了个方向,依旧刚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那个时候,他们的距离近到一转头就会看到对方,倘若他肯睁开眼睛看一眼,或者她睁开眼睛看一眼,那他们的相识该不会等到若干年以后了吧。

如此默契一致的动作如同出自一个人,而两张随风翻动的试卷一角写着两个截然不同的名字。

如果让萧子渊和随忆回忆一下他们结婚那天的情景的话,除了紧张和兴奋之外,大概萧子渊最想做的就是提刀杀人。

本来一切都很美好,直到主持人深情款款的说,“新郎,拥抱一下你的岳父大人吧,感谢他把女儿交到你的手里。”

就在这时,台下萧子渊的一众发小竟然异口同声的喊起来,“亲一个、亲一个!”

众位媒体人正好奇一向腹黑毒舌和其父对着干的慕少什么时候开始帮着陈老说话了,只见慕少笑容加深了几分,薄唇轻启,“忘年交,也是一种。”

小镇的清晨,鸟语花香。沈潺打开家门就看到站在门外的随景尧。也不知他在门外站了多久,身上笼上了一层薄薄的露水,连眼睛眉毛都带着水汽。

他嘴角噙着浅浅的笑,一如当年初见时一般温文儒雅,声音轻缓温和,“沈潺,我来赴十六年之约。”

沈潺平静多年的心忽然乱了,咬紧牙逼迫着自己深呼吸,记忆力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沈潺,你不认识我,可我知道你,你是出了名的才女,我叫随景尧,以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可好?”

“好,随景尧,我可以给你机会。我认识你的时候是十六岁,我等你十六年,如果十六年里你不再碰别的女人,你可以来找我!”

纵使是知书达理的名门小姐,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那个时候年少的她不过是一时之气,气他为了生个男孩和别的女人上了床。他们分开的时候他正式血气方刚的年纪,怎么会为了一个飘渺的希望而真的守身如玉?更何况他后来还娶了林家的小女儿,她心里从没想过他会当真。

回忆是一道的闸门,一旦打开,奔腾的水势向你扑过来,不留任何喘息的余地。

随景尧虽是生意人,却不是会说谎的人,恰恰因为他不会说谎,当年才让她看出了破绽,发现了那件事,可纵然是如此,他也只能算是隐瞒,从没骗她一个字。

那个时候他为了随忆主动放弃了随家的一切,不知道又用了什么办法让林家的女儿肯和他和平分手,这一切她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时候只有震惊,她以为他回来找她,可是他却杳无音讯。

随景尧,我们的故事太久远了,久远到来不及回望,久远到追不上时光,久远到每每想要开口重提,都会觉得没有底气,都会感到格外慌张。

某日午后,沈潺沏了杯茶,躺在院中的竹椅上,阳光明媚,暖风轻柔,茶香四溢,她慢慢入眠。

梦中是那一年水畔,水中鸳鸯成群,芦苇飘飘,她坐在岸上光着脚去踢水,调皮的水珠挂在她的脚上腿上,年轻俊朗的男子提着她的鞋站在她身后,一袭白衣灰裤,长身玉立,微风吹过,纷繁的撒在他衣襟,他眼中带着宠溺笑着叫她,“潺儿……”

沈潺慢慢睁开眼睛,朦胧间眼前似乎站着梦中人,他似乎真的在开口叫她,“潺儿……”

陈老抬手指了指站在门外的人,“你刚回国,生活上大概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陈静康粗心大意毛手毛脚的,他照顾你我不放心,我找了个人照顾你,以后就跟在你身边吧!”

陈慕白在屋内该干什么干什么,而陈静康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偷偷打开门,露出一条缝去看她。

后来连刚开始咬牙切齿的陈静康都心软了,小心翼翼的央求他,“少爷,不如让她进来吧,都站了一个晚上了,一动都没动。”

他才刚回来没多久,陈家的事情公司的事情一大堆,他忙都忙不过来,听了只是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等他终于忙完,天已经蒙蒙亮,陈静康坐在地上抱着沙发腿睡得昏天黑地,他推开窗户竟然看到那个女孩还站在那里,石凳明明就在几步之外,她竟然站了一夜。

听到动静她抬起头看过来,眼底一片澄澈清明,丝毫不见困倦,和他对视的几秒钟里,依旧平静如水,然后又如同第一次见他一般极快的低下头去。

陈静康这才松了口气,走到女孩身边,吭吭哧哧半天才开口,“那个……少爷叫你进去。”

陈静康竟然因为顾九思的笑红了脸,结结巴巴的开口,“不……不……不用谢……”

太阳渐渐升起来,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陈慕白慵懒从容的窝在沙发里额角,顾九思垂着眸站在几步外神情漠然的数着地摊上的花纹。

顾九思迎着阳光抬眼看向沙发上的男人,脸庞的线条清晰漂亮,眉眼精致,左眼眼尾处那颗桃花痣格外夺目。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却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这是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却又不是第一句话。此景如相似,尤似故人归。

冬日的上午,阳光灿烂,丛容眯着眼睛懒洋洋的半躺在飘窗的软垫子上晒了会儿太阳,顺便喝了杯咖啡,才换衣服出门。一打开门便看到对面的门竟然是开着的,不间断的有搬运工搬着家具进进出出,却不见主人。

丛容靠在门边看了半晌,隔壁大概有半年多没住人了,听说房东有洁癖,一般的租客达不到他的变态要求,大概也不缺钱,所以一直没租出去,不知道搬进来的会是何方神圣。

几天后的下午,丛容从小区的超市出来,手里拎着两大袋东西,站在门口正在腾手准备去掀厚重的布帘,谁知下一秒布帘便被人从外面掀开,布帘之后站着一个男人,长得很干净,一双狭长的眼睛漆黑漂亮,别有一番味道。一手捏着手机在打电话,另一只手掀着布帘,看到丛容愣愣的盯着他看,边示意她先走边扶着布帘往旁边让了让,对着电话轻声说着什么。

光顾这个超市的基本都是本小区的住户,她在这个小区住了好几年了,怎么这么极品的男人以前没遇到过?

鸡飞狗跳的准备完毕出门,刚踏出家门就看到电梯正缓缓关闭,又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