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艺 >

奔跑吧兄弟周六几点重播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发布时间:2019-05-06 13:16:59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没有天霸动霸tua的跑男还是跑男吗?《奔跑吧》第三季播出第一期时几乎所有观众都在问这个问题。

第一期结束,李晨意料之中地没有完成观众对“跑男大家长”的期许,郑恺被网友吐槽“尬出屏幕”,Angelababy眼睛更是冲上热搜,散发着地主优越感的三位老成员或多或少都不太让观众满意。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相比用力过猛的老成员,新成员朱亚文因“宝贝儿”滤镜在,无功无过但也没有受到过多吐槽;小鲜肉黄旭熙显然是接棒鹿晗,虽略显油腻但口音不准也有萌点;宋雨琦作为韩国女团成员,身上有韩娱印记,体能和玩游戏什么的都不输男生;王彦霖更是“长在笑点上的男人”,不少人都直言“会冲着王彦霖看下去”。

可以说,跑男新团队形成,有点诡异,但也有点新意。

作为户外竞技综艺的鼻祖,观众早已不会对《奔跑吧》这个IP综艺有太多的宽容,而相比大量新生的网综,户外竞技类综艺也如同一个迟暮之人垂垂老矣,虽然大众化程度高,但想玩出新意已如抽筋换骨,无论是制作方还是受众,都需接受考验。


失败有迹可循

跑男遭遇的挫折不是偶然,而是有迹可循。从拉斯韦尔传播模式可以清晰的看出《奔跑吧》第三期已经难以持续曾经的辉煌。

●传播者—强强联合破裂

《奔跑吧兄弟》曾是中国电视节目制作的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浙江卫视与韩国SBS电视台的强强联合。作为《RUNNING MAN》的版权拥有者,韩国SBS电视台与浙江卫视达成“联合研发”协议,《奔跑吧兄弟》第一季前五期便由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与SBS联合制作。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然而在“限韩令”后,原本与SBS合作七季的《奔跑吧兄弟》被无限期延期,原本的节目改头换面为《奔跑吧》,英文名"RUNNING MAN"则改成了"KEEP RUNNING"。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虽然从第一季后半程开始,该节目就是由浙江卫视节目中心独立制作,但版权问题还是或多或少的影响了节目后期的发展,甚至有不少奔着“中国版running man”的观众已经不承认该节目与韩版节目有任何瓜葛,不再称呼其为“跑男”,而以“奔兄”取代。

●传播内容—套路化

任何综艺走到第七季,都免不了审美疲劳的问题,对于跑男来说,如此长寿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但在综艺的赛道上,还是免不了被后起之秀超越。

作为户外竞技类综艺,“撕名牌”是《奔跑吧兄弟》长期以来的保留项目,但在经历过75期节目之后,撕名牌能带给观众的兴奋点已经少之又少,更名后的《奔跑吧》第一季已经大比例减少了“撕名牌”项目,如今的“撕名牌”有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另一方面,节目为求创新而设置的新游戏又显得有些“小儿科”,每期节目都动用着声势浩大的器材玩着有些令人无语的游戏,如去奥地利维也纳玩引体向上挑战、脸接毛巾、享受表情吃柠檬等游戏,远不如《极限挑战》将六位成员开发到极致带给观众的刺激感。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早期的《奔跑吧兄弟》,情节刺激紧张、制作本土化、嘉宾出彩是其强项,但如今却戴上“成员用力过猛”、“节目尴尬”、“剧本痕迹明显”的帽子。

●传播渠道—红利不再

良性运用新媒体,是《奔跑吧兄弟》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相比于同时期综艺《爸爸去哪儿》等节目,《奔跑吧兄弟》几乎开通了所有网播平台的播放权限,使其下载率和网络点击率高于其他娱乐节目。但可以看到,在网综大行其道的今天,曾经的优势已经不堪一击。

没有过硬的内容支撑,光靠渠道投机取胜,在如今胜算已经不高了。同期综艺《向往的生活》同样作为网台同播,较为单一的渠道下,仍能依靠内容获得较好口碑,《奔跑吧》想要重新赢回综艺之王,还需另想招数。

●受众—发生偏移

跑男的受众群体可以说经历了一番变化。

早期被称为“中国版running man”,吸引了不少韩综爱好者,再加上新颖的户外竞技模式,《奔跑吧兄弟》拥有了一批节目粉丝。第五季后,因为版权的变化,部分韩版节目的粉丝抛弃该节目,但由于偶像鹿晗的加入,节目有吸引了不少新粉丝。

根据百度数据,《奔跑吧》第三季的主要关注受众已经发生了偏移,30至39岁受众占到了总体的68%,男性比例也超过了女性。而不再是第一季播出时只要集中在19至29岁,年轻受众群体的撤出意味着《奔跑吧》要留住年轻人这个综艺主战场已经出现危机。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播出效果—收视率下降

作为王牌综艺,《奔跑吧兄弟》的成绩单可以说非常好看,连续六季都稳坐收视第一,但遗憾的是基本每一季都在走下坡路。《奔跑吧》第三季播出第一期后,55城收视率只拿到了1.334%,低于《向往的生活》1.351%。对于跑男来说,这是破天荒第一次,但本次收视率的下降,也在意料之中。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被围剿的“户外竞技综艺”

上世纪著名喜剧演员厄尼·科瓦奇曾说“娱乐行业有一个标准的成功公式,那就是‘只要有一种取得成功,就要让它发挥效用致死’。”

这句话是讽刺20世纪50年代电视制片人的盲目模仿问题,但今天的影视市场显然好不了多少。《奔跑吧兄弟》成果之后,户外竞技类综艺可谓遍地开花,从2015年开始,明星户外真人秀出现井喷,一直到2017年,六大卫视的户外综艺都达到近30档。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在那段时间里,只要是综艺,基本离不开流水的嘉宾、心惊肉跳的极限运动和各式各样的绿水青山。而任何事物的过分繁荣都要小心化成泡沫的风险。当一个领域被挖掘殆尽,资本很自然的开始寻找新猎场。也是从2017年开始,“慢综艺”开始取代户外竞技类综艺,成为观众的最爱。

以湖南卫视和芒果TV为主阵地,《向往的生活》、《中餐厅》、《亲爱的客栈》等成为新的模仿潮流,一时间“慢综艺或将成为综艺新风口”的声音甚嚣尘上。

一方面,过度娱乐化是“快综艺”惨遭厄运的原因,2015年,正值《奔跑吧兄弟》第四季收官,广电总局发出“限真令”,指明真人秀类综艺存在缺乏价值引领的问题,为了抵制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化,要求对真人秀类综艺进行引导和调控。

“电视节目创作正在由单纯追求感官刺激、脱离现实土壤的娱乐性,转从向生活本身出发,节目制作过程中更多的满足大众诉求,引起情感共鸣”这是传统媒体对慢综艺所表现出的认可。同时《向往的生活》在收视上赢过《奔跑吧》足以见得,在“轻娱乐”概念之下,慢综艺不仅赢得了市场,也赢得了观众。

另一方面,据2018年广电总局《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规定,电视剧及上星综合频道19:30-22:30播出的综艺节目,全部演员/嘉宾总片酬不超过制片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嘉宾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嘉宾不低于总片酬的30%。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不仅《奔跑吧》换掉了邓超、陈赫、鹿晗,隔壁《极限挑战》也因黄渤、孙红雷退出被粉丝吐槽。在广电“限薪令”的高压之下,以《奔跑吧兄弟》为代表的一些快综艺都面临进退两难的问题:对明星的高依赖性导致节目方心知肚明换掉常驻嘉宾就是扒层皮,但不换人就只能等着节目“凉凉”。

“慢综艺”的火还没消散,情感类综艺、小众题材网综又乘风而起,近两年,活跃在综艺市场上的户外竞技类综艺肉眼可见的消沉下去。在种种新生综艺的快速成长下,户外竞技综艺处境十分艰难。


创新之路

因为户外竞技综艺的两大领头羊——《奔跑吧》和《极限挑战》的换人风波,唱衰“快综艺”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快综艺”真的那么容易就被市场淘汰吗?

实际上,作为大众化综艺,户外竞技类综艺依然是上星综艺的首选,也是广告客户偏爱的节目类型,从骨朵数据也可以看出,《奔跑吧》第三季播出后,仍然位列头部综艺,与之对打的也是《创造营2019》、《向往的生活》等各平台主推综艺,一档“综N代”能有如今的成绩,已经不易。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如今户外竞技类综艺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是自身的迭代升级。创新是老生常谈,但创新还需要一些明确的方向。

第一点也是最好做到的,就是靠拢正能量,不脱离现实。对于这一点,最新一期《奔跑吧》已经表现出了向其靠拢的趋势。

对于综艺来说,有意思不等于有意义,而《奔跑吧》将第一期主题定位为“垃圾处理”,对于观众而言,它足够贴近生活,却又戳到了人们对于生活的盲区——这些垃圾去哪了。而充斥画面的残羹剩饭一方面挑逗着人们的神经,一方面又让我们反思,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的:如果不是这群可敬的人在帮城市背负着重任,哪里还有我们的岁月静好。


《奔跑吧》一路向下:处境尴尬的户外竞技综艺



靠拢正能量,也许是综艺为了过审用的小手段,但如央视制作的有点儿鸡汤的《了不起的挑战》,若能让传播效果广泛的综艺富有一点教育意义,为什么不呢?

第二点,最大程度挖掘嘉宾能量。实际上这也已经被逆流而上的综艺付诸现实。嘉宾对于大部分综艺来说,可能只是发挥吸引观众的作用,不管有没有综艺感,只要有粉丝就是好嘉宾。但当一档综艺让没有太多流量傍身的演技派成为备受关注的“鸡

相关推荐

排行

展图

···